聯繫我們 登入

愛上男友雙生弟弟我想退婚,他一臉驚訝:弟弟9歲就死了

蘑菇屋 2019-04-20 檢舉

1.遇

昭侯十七年,風暖春深,草長鶯飛。

昭都藩王府,新進了兩個翩翩少年郎,同卵雙生,相貌無差。兄長為郡主講師,順帶了個不成才的弟弟進府。

自詡為兄長的叫蘇禦,溫文爾雅,風光齊月;屈居胞弟的叫蘇澈,傳言縱情風流,不學無術。

「蘇哥哥,此《昭圖賦》意蘊平平,為什麼讓鹿微抄寫這麼多遍?」

坐在對面的蘇哥哥,抬頭看了看滿手墨跡,嘟著嘴抱怨的鹿微,心情大好,璨然一笑:「哈哈哈哈,小丫頭,再叫一遍蘇哥哥,就不用再抄了。」

一貫清和的蘇禦,突然露出這種痞樣,鹿微才知道被騙。

鹿微恨恨地盯著蘇澈。他居然敢裝作蘇禦戲弄她,若不是想維持溫婉可人的模樣,鹿微早就把蘇澈捆起來暴打一頓。

趕蘇澈走的時候,鹿微撂下一句狠話——

「蘇澈,你等著,我遲早把你掃地出門!」

——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泛黃書頁上,白紙黑字透著繾綣的意味,鹿微每寫一句,就偷偷看一眼蘇禦。

蘇家兩兄弟來鹿府已有一年。蘇禦文采斐然,武藝也不差。平時教鹿微讀書以外,便是溫書複習,預備一年後的科舉。

鹿微的目光凝在「除卻巫山不是雲」上,對著蘇禦,拿出準備好的台詞:「蘇哥哥,我們什麼時候共赴巫山雲雨?」

蘇禦放下書本,不自然地咳了一聲,問:「誰教你的?」

鹿微還未回答,窗外傳來朗聲大笑:「自然是愚弟我啊。」

鹿微從來不信蘇澈的話。偏偏在前一晚,蘇澈無比誠懇地對她說,只要問出一句話,就能試探蘇禦的心意。

鹿微對蘇禦有朦朧的情感,她不知道那算什麼;也不知道,她對蘇禦而言算什麼。

刺探心意的方法,試一試也無妨。

蘇澈信誓旦旦擔保,百試百靈,童叟無欺。

他對鹿微說,巫山是男女定情繾綣必去的地方,對著蒼茫雲雨立下誓言,便能攜手一世。

一同去的,必定是心尖尖上的人。

後來鹿微才知道,這些都是蘇澈的胡扯。巫山雲雨……根本不是一個地方。

當鹿微笑意盈盈地開口,按照蘇澈所教,問出那句「巫山雲雨」的話時,一派鎮定的蘇禦還是微微驚了一下,轉瞬若無其事地讓她繼續溫習課文。

「以後這話不許亂說。」

「蘇哥哥,我只對你說可以麼?」

「對我也不行。」

「哦……」鹿微懨懨低下頭,蘇禦的反應,到底算個什麼心意呢?

她餘光瞥到蘇澈,他正叉著手,斜斜地靠在門上,一副看好戲的模樣。

又被他耍了!

鹿微接連幾天不搭理蘇澈,嚴防死守,就不信他還能整她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www.qingdairusi.orgs.one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