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繫我們 登入

他狠心拆散媽媽和後爸,多年後在媽媽相冊裡的發現讓他懊悔不已

蘑菇屋 2019-04-19 檢舉

1

三歲時,林鵬有了第一位後爸。一直到五歲,這位後爸因酒精中毒離世,他都在戰戰兢兢中度過。所以,後爸的葬禮上,披麻戴孝的他內心是歡喜的,他乾巴巴地哭號,沒留下一滴眼淚。

他偷眼瞧瞧母親,母親哭的很傷心。但他想母親未必是為這個後爸哭,一定是為自己不幸的命運而哭。父親去世後,母親坐山招夫,招來的這位丈夫又亡故了,哪個女人受得了這種磨難?

母親忽然瞪了他一眼,爾後他的耳邊便傳來母親疼惜的罵聲,「你好歹掉一滴眼淚呀,不管他怎樣對待你,他到底養了你兩年!村裡人可都看著你呢!」

他只好抑住內心的歡喜,又是幾嗓子更大聲的乾嚎,希望能嚎下幾滴眼淚。但是,沒有。奇怪了,平時後爸喝醉了酒吼他揍他時,他的眼淚怎麼流淌的如小溪一般?

林鵬對後爸的印象猶如一場場可怕的夢魘。後爸有兩個嗜好,幹活和喝酒。每天的晚飯,他必定會喝酒,必定一場大醉。醉酒的他變得雙目赤紅,面色醬紫,齜牙裂目,面目全非。

他會抓小雞一樣把他提過來,吼他,「我給你吃喝,養著你娘倆,你連個爸都不叫我?你叫我一聲爸,叫!」

林鵬嚇得瑟瑟發抖,只是哀嚎哭泣。後爸掐著他的細脖子,逼問他,「你這個小崽子,沒良心,你長大一定是只白眼狼,我是不是會白養你?」

母親趕忙把他拉過來,摟在懷裡護住,躲進角落,卻不敢招惹醉酒的後爸。醉酒的他猶如一隻盛氣的鬥牛,那彪悍勁使任何人膽寒。

但翌日,當這位後爸醒來後,卻像什麼事沒發生一般,一聲不吭,只悶頭幹活。

林鵬見了他,像老鼠見了貓,除了恐懼,還是恐懼。雖然一次次被掐緊細脖子,但他除了哭,始終沒有吐出那個要命的字。

好在,後爸在林鵬家呆了兩年,終於死掉了!

而林鵬心中的後爸模樣卻永遠不會死掉,它像一個毒蘋果,吃了,咽下去,消化了,侵入了骨髓。那時,僅僅五歲的他暗暗發誓,他再也不會要一個後爸了!

成年以後,林鵬偶然會想起這位後爸,脖子依然隱隱作痛。他才明白,童年的印象是怎樣根深蒂固,種在心裡。但母親講起這位後爸,總是嘆氣,其實他不喝酒時,人也不賴,家裡的活他都包了。但當時,林鵬小小的心裡是不會在乎這些的,他只在乎白雪公主有一個惡毒的後媽,而他有一個無比兇惡的後爸!

這位後爸離開後,林鵬的飯量猛增,每頓飯吃兩個大饅頭,喝三碗菜湯。他有了笑聲,和小夥伴打鬧時,他的笑聲最歡暢,聲音最響。

但幼年的他只沉浸在自己的歡樂中,不會發現母親消瘦了許多,憔悴了許多。那時母親只有二十九歲。一個人下地幹活,播種鋤草收割,回家後還要洗衣做飯。但五歲的林鵬想不到母親是多麼累,心中多麼孤苦。晚上,他要母親摟著他睡覺,還要打著哈欠的母親給他講故事。他覺得這個只有他和母親的家真美好!

「我只要媽媽,再也不要後爸!」

一天晚上,母親輕輕拍著他,他在母親的懷裡嘟噥。母親的手停了一下,繼續拍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www.qingdairusi.orgs.one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