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歲少女失蹤事件:再次出現時自稱已經活了500年

蘑菇屋 2019-05-11 檢舉

1

窗外電閃雷鳴,雨下得越發大了。

黃凱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小魚已經失聯三天了,一點音信都沒有,若不是她走之前給他留了紙條,他都想報警了。

三天前。

也是雨夜,店裡客人不多,便早早打了烊。小魚侍弄了幾個菜,跟黃凱坐在窗邊邊喝酒,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。

黃凱很喜歡這樣的雨夜,與其說他喜歡的是這樣的雨夜,不如說他更喜歡此時此刻放鬆下來的小魚。

他來店裡這大半年,對小魚也有所瞭解。他發現,日常的小魚是清冷的,淡定從容的像是包著一層硬殼。她才二十歲出頭,可跟人交往時不自覺流露出來的那種距離感,又讓人覺得她仿佛飽經了滄桑。

也唯有喝了酒,她才有一絲放鬆,或許眼前這個眼神裡帶點天真又帶點慵懶的小魚,才是她真實的樣子吧。

對黃凱來說,小魚是個寶藏,吸引著他去發掘。

店裡的電視機開著,好像在播映哪裡的民生新聞,小魚偶爾抬頭看一眼,繼而再迷離地望著黃凱,聽他講自己這些年的經歷、遇到的人。

黃凱正講得起勁兒,卻發現小魚在愣神,她的眼睛盯著電視,卻又像是穿透電視,望向了不知名的遠方。

黃凱看了一下電視節目,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,是一對老人在向社會求助,好像是關於撫養孩子的事情。

「小魚?」黃凱喊她,小魚沒有動靜。

「小魚!」他抬高聲音又喊了一聲,小魚閃了一下神,轉過頭來有些迷茫地看著他。

「想什麼呢,這麼入迷?」

「想什麼?」小魚重複了一遍,「哦,沒事,可能是累了。夜深了,早點睡吧。」說完,她起身不再理會黃凱,徑直上了樓,上樓之前,她又看了一眼電視。

「夜深了?」黃凱掃興地嘟囔著,「這夜才剛開始呢!」

第二天早上,當黃凱被自己的鬧鈴聲叫起來時,他心裡就有不好的預感:小魚有事瞞著他。

平時黃凱也定鬧鐘,但沒有一次是被自己的鬧鐘叫起來的。他的鬧鐘比小魚晚半個小時,小魚在廚房裡忙碌的聲音傳來時,黃凱就醒了,然後伴著小魚的早餐香氣,黃凱才在自己的鬧鈴聲中起床。

這樣的生活,讓黃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踏實和幸福。黃凱想,或許這就是家的感覺吧。

可今天早晨,什麼都沒有。

黃凱跑上樓,果不其然,小魚房間的門是虛掩的。

「小魚?」沒有人回應,黃凱進屋,屋裡沒人,床邊桌子上的白瓷杯下,壓了一張紙條:

「黃凱,我有急事,要出門一段時間,店裡的事拜託你了。小魚」

有什麼急事需要這樣不告而別啊?還是在下著雨的半夜。黃凱心裡升起一股焦躁,著急是一方面,小魚擺明不信任他,這認知讓他更加懊惱。

黃凱皺著眉撥通了小魚的電話,「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」冰冷的機械女聲讓他氣憤地把手機摔在床上,「這女人竟然還關機了!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www.qingdairusi.orgs.one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